說來其實有點尷尬。
高中上歷史課,提到台灣第一座天主教堂時,
同學們之間的共識便是學校對面的那間玫瑰聖母堂,以下簡稱玫瑰堂。
然而當時的我,仍然搞不清楚德蘭堂與玫瑰堂之間的不同。
(德蘭堂:學校旁邊一棟學生宿舍的名稱)

三年來直到畢業,卻從來沒有參訪過,
其一是自己每天通勤的關係,一下課,就得趕緊上公車往火車站;
另外一個原因或許是信仰之間的不同,怕會與其格格不入。
不過兩年後的這時,除了有空閑之外,
作為純粹的觀光客,並持相機留影便成為了前往此處的動機。





▲來源:GOOGLE MAP (搜尋「高雄玫瑰聖母堂」)

這天的雲量偏多,一邊騎車前往時,也希望能夠透進一些陽光。
抵達時雖然天候還是沒有什麼變化,
但幸運的是,在教堂旁邊的停車位找到了一個位置,
不然停在人行道上也是不太妥當,縱使這一帶是五福路上建築最少的地方。

▲想帶全景,因此趁綠燈時跑到馬路中央。

如果不是刻意將視線投向教堂那裡,還真的很容易忽視它的存在,
畢竟建築本身離馬路尚有一小段距離。

不過只要將焦點投注在教堂上的話,
就會有種濃濃的異國風情,彷彿身置在國外一般。
但如果將視覺融入一旁的現代建物的話,又會有種今昔的衝突感。


如同開頭所提到,玫瑰堂為台灣建立的第一座教堂,
由道明會的郭德剛神父和洪保祿神父所籌建。
同時這裡也是台灣天主教會的發源地。

不過教堂建築本身也是命運多舛,
在尚未命名之前,這裡只是以稻桿和芒草搭建的臨時傳教所。
直到以土角磚、紅磚、三合土等建材改建完工後,才更名為玫瑰聖母堂。
如今所看到的樣貌,是在1928年再重新改建的。


首先當然不免俗地,
對著教堂正門一直找角度take,只差不是將鏡頭朝向自己。
之後便走向門口查看有沒有進入內部參觀的可能,
告示上寫道可以進入,但是拍攝的部份似乎是不允許。




玫瑰堂教堂建築是結合哥德式與羅馬式的尖塔建築,
不過看了一下兩者的介紹與呈現,
感覺羅馬式建築的風格比較吃重,或許是建築本身小巧的緣故。

  

雖然小巧,但一靠進教堂的大門,高聳的空間感油然而生,
不過這道門感覺有點像是裝飾用的,不會打開,
或許在某些場合上就會真的打開這扇門。


天花板上的浮雕,細看繁複,綜觀相對就覺得簡單。



西化的外表下,除了可想像會有的聖母堂中文字樣的牌額外,
最特別的就屬拱門上方,兩位小天使中間那塊「奉旨」了。
其實「天主堂」和「奉旨」這兩塊石牌,是沈葆楨奉清廷之命,剞石授予的。

然而之後改建時,「奉旨」碑卻被埋入土中,
再度改建時才被挖出,然後再將它嵌上。

  




教堂空間的一角,有一處被矮牆圍繞的地方。
靠近一看,發現那裡是一個小池子,水裡尚有養一些魚。
中央抱著小孩的聖母像,露出一抹關愛的微笑。

至於一旁的石碑,則是道明會李安斯神父的墓碑。
1928年改建教堂的建築樣式,就是由他籌劃的。


聖母像前有一座橫跨池子的小橋,
彷彿像是只要走過這座橋,來到聖母座下,祂將會擁抱我們。

▲玫瑰堂的隔壁有一間幼稚園,甫進來時便看到導師帶著小朋友進來。
 嘻笑之餘,有些小朋友則是盯著池子裡面的魚。



接下來大致繞一圈玫瑰堂的外部,
拱窗內漆上綠色的油漆,表層質地粗糙,看起來有點像PU,覺得挺特別的。



除了正門之外,教堂的兩側也各有一扇門,
不過前來的此時只有開啟東側的門。
或許西側的這扇門原先就不會開啟,因為東側的門外也是貼有告示。

  


既然門外的告示說不能入內拍攝,
那麼只好使出這招,從窗外偷拍進去內部一觀究竟。
一反外頭的淺灰,裡頭似乎是以白色作為基調,
很想立刻進去,但還是先將外頭繞完。




教堂的背面,與正門相較之下顯得狹窄,
不過設計上並不馬虎,整體感十足,從背面看過去也有不一樣的光景。






繞完一圈後,自己便在正門外站了一下,遲疑著,
此時便看見另一位遊客,在拍完正門後便手持相機入內。
數分鐘後,自己也跟著進去,
可是此時正看見那名遊客正朝著前方的聖母像做拍攝。

一旁有女士在看著,不過也沒有做出制止的動作,
於是便恭敬不如從命,索性在裡面待久一點。
事後想想,不遵守告示牌上的訊息,自己確實是執拗了。


無論廟宇或是教堂,總之就是來到信仰場所內,於是便不開啟閃光燈。
但自己將ISO值調成400,因此快門速度挺慢的,以下的圖有些會有手震模糊的情形。


此時雖然沒有開燈,
但拱窗透進來的陽光、兩側漆白的牆壁與拱狀天花板的白色建材,
仍舊讓室內保有基本的亮度。

似乎是要節約能源的緣故,內部並沒有開空調,
那時候還挺熱的,進入教堂後反而又更悶了,所幸自己是能忍耐熱的。



從側面往中央上方一看,發現教堂內部有二樓的空間,
不過想必是不能上去,不然從樓上俯瞰一定很不錯。


雖然椅子的長度不是相當長,但我很喜歡這樣整齊排列的感覺。
尤其是在行進間,目光掃過椅子的時候。


教堂大門的兩側,各有一扇小門,
湊過去看發現,原來通往二樓的樓梯是在這裡,
空間相當狹小,且迴旋梯看似是用鐵造的,感覺相當脆弱。

看著門外上方「告解室」的牌子,
階梯旁尚有放著一張椅子,一時心想該不會是因為沒有空間所以才設置在這裡。
自己是不知道告解的動作與意涵是什麼,
但感覺就像是獨自待在一個小空間自白或是冥思的樣子。

  

兩旁窗戶的彩色玻璃,明顯地看出時代刻畫的痕跡,
縱使表面泛黃,上頭的圖樣透光下來依舊是很美麗。
其中玫瑰圖樣的玻璃,應是襯出玫瑰堂的名號。



內部兩旁的半圓柱上方,皆放有像這樣的浮雕畫。
大致看過,應是與聖經相關的故事場景。
圖片帶到的這張圖,或許是呈現Jesus背著十字架,一路苦行的情形。

  

教堂左前方的人像,
猜測為Jesus Christ的話感覺蠻奇怪的,但一時之間也想不出是誰。
是有take到人像的圖,但經後製仍然呈現悲劇,於是便不放上來了。
至於右前方擺設的東西,為聖體龕,原為燕巢聖堂所有,後贈送予玫瑰堂。


兩側擺設的前方,各有一個小平台,且擺放著椅子。
這些座位是主教寶座,供主教主持彌撒時使用。


木造的講道台,光是從前方浮雕的作品便知其做工細膩。


最後是教堂正前方的祭台,神聖威嚴的姿態隱隱而發,
從遠方望過去祭台,其上方的窗戶透進來的陽光,宛如聖光一般。


祭台本身帶有金黃色與泛黑的光澤,以及一百多年的時光斑駁,
不過從外觀倒是可以看出有濃濃的哥德式風格。
中央的聖母像,相較之下,顏色雖然淡了許多,但卻是無法忽視。



祭台的前方除了有表面圖案有JHS字樣的石製祭台桌外,
尚有擺設Jesus Christ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木造擺飾。

 



玫瑰堂一旁的大樓是天主教教會的辦公室,
同時也有販售一些紀念品,
大樓會讓我們的視線朝那裡看去,反而會忽略掉一旁相對矮小的教堂。

玫瑰堂是相當熱門的景點,但此行的目的是想實現以前的宿願。
因為心理便有個「只要是雄女人,就一定要去玫瑰堂」的觀點,
雖然是晚了很久才實際一訪。

自己並非信奉天主教或是基督教,無法感受到那股由信仰帶出的感覺,
然而單純就建築或是藝術的角度來看待的話,
心理上的隔閡便會減少了一些。
宗教如果存在區別,並因此產生紛爭的話,各自信奉的God應該也不會樂見吧。


下次將會揹著背包,手持相機,前往哪裡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uz Liu 的頭像
Bouz Liu

Bouz's Blog

Bouz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